KingWithGoldGun

不写龙蟒了请大家unfo

—— 难偿

玉死八千载:

时间线是烂债 短折而亡 难偿

投影仪上反反复复播放的马龙被过度修饰美化的创业历史被打断,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笨拙地操作了几下才打开u盘里的视频文件。
即便被一枪就能轰烂他脑袋的机关枪顶着后脑勺,马龙仍旧淡定不迫,甚至还能轻声安慰着被吓坏的干女儿,“不要怕,干爹在。”
但当二十来岁的许昕的脸出现在大荧幕上时,原本被控制的得鸦雀无声的会场顿时哗然大变,马龙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得一干二净如同一具回光返照后吐完最后一口气的尸体。
许昕笑嘻嘻地撑着下巴,笑得明媚又阳光,“马龙,你现在几岁啦?我猜四十?四十五?我不知道你还能忍我多久,提前录了祝你生日快乐的视频。”
马龙的胸口大幅度地起起伏伏,脸涨得通红,手指痛苦抓着洁白的桌布扭成一团,这个不显老的男人仿佛顿时间老了几十岁,无数被他甩在身后的困苦疾病这时候纷纷赶了上来桀桀怪笑着握紧了他的喉咙。
“又或者这是我的生日?我不知道。我们两个,到底会是谁先杀死谁呢?”
“不管是谁过生日,”许昕的笑容被镜头扭曲,“都要生日快乐,替另一个好好活下去。”
许昕眨了眨眼,凑近镜头,慢慢地缱绻地说,“马龙,你要长命百岁,欠我的债你早就还完了。”
视屏戛然而止。
干女儿僵硬地扭头,一点一点嘎达嘎哒,有只无形的人抓住了她漂亮苍白的脑袋一点一点拧过去对着马龙,“干爹,干爸爸是什么意思?”
马龙此刻又变得从容不迫,如果忽视他颤抖不已的手。
“别问……”
“你杀了他?”
“你先冷静……”
“干爹!”干女儿瞪大了眼睛,她愤怒地想要扑上去扯马龙的领子,她嘶声力竭地吼着,“他一直都爱你!你怎么能杀他!”
“我不杀他难道让他跟着我一起死吗?是命里注定我们两个当中他要死。”
干女儿瞪着大而美的眼睛,眼泪珠子一颗一颗滚了出来,美人即便是崩溃了仍然是美的。
马龙平静异常,他环视周围举着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们,沉声问到,“闹够了没?”
不知是谁扣了扳机,从枪管里喷出彩带,凄凄惨惨地划过半空落到地上,随后稀稀拉拉的彩带从黑衣人们的枪中射出,脏兮兮地挂在会场里华贵的装饰上,悲凉又可笑。
“坐下,”马龙拿掉了粘在生日帽上的彩带,对为首的人命令道,“给我唱生日歌。”
所有人都乖乖坐下了,一起唱着生日歌,声音虚弱又胆怯言不由衷似的,马龙却像是很享受一样轻轻打着拍子。
一曲终了,他站起身要去切齐人高的大蛋糕,他举起刀,刀上反射出他黑洞洞的眼睛和会场里无数上畏惧恐慌色眼睛,他不懂,怎么一切都成了这样呢?刀上光一闪又反射出几十年前的影子,所有人——死的没死的都在笑,他一个蹀趔重重倒在地上。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长命百岁。
祝你此后一生轻松,无人可挡。

评论
热度(15)
  1. KingWithGoldGun玉死八千载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KingWithGoldG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