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WithGoldGun

不写龙蟒了请大家unfo

—— 短折而亡

玉死八千载:

许昕瞪着天花板,冰凉的手在身边一点点摸索摸到马龙的腿再想向上就被一把攥住了手腕带到对方热乎乎的心口摁着,马龙的声音带着将醒未醒的黏糊感,“怎么还没睡啊?”
“我做梦了。”
“嗯。”
“我梦到你和我被老四杀死了,就这么倒在大街上,我的内脏全都流出来了,结果是你这个王八蛋把被子抢走了。”
马龙抱着他低低地笑,“明明是你踢被子。”
“没刷牙,别对着我说话。”
“我又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
马龙把他搂得更紧了点,慢慢地拍着他的背像是哄小孩子,“别怕了,睡吧,我在呢。”
许昕的眼皮沉沉欲坠,手掌下传来砰、砰的心跳声,热源随之传递到全身,他打了个哈欠慢慢睡着了。
马龙睁着眼看着墙上二人傻兮兮的合照,玻璃相框上蒙了白茫茫的雾气,再看不清楚当时的脸,他低头轻轻吻了一下许昕的发旋。
所以说许昕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他和马龙真的倒在大街上无人敢上前时,他已经丧失了疼痛感,他只能知道自己的内脏从腹部的口子慢慢往外流,血腥黏腻得像是黄梅天受潮的丝绸慢慢从拥挤的柜子向外滑落。
他想抓住马龙的手,却怎么也碰不到,他扭过头看到马龙苍白了无生气的侧脸,二人的脏器流到一起纠缠不清,血在蔓延蔓延。
他本来是冷的,但当流出的血都染红了马龙的脸时反而不冷了。
你说说,我们什么时候彼此厌恨到这种地步呢?

评论
热度(9)
  1. KingWithGoldGun玉死八千载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KingWithGoldG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