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WithGoldGun

不写龙蟒了请大家unfo

—— 关于恋爱魔药实用性的观察报告

玉死八千载:

许昕就像一只破旧的风箱在墙角艰难沉重地喘着气,在刚才连战斗都算不上的挣扎中他的四根肋骨和左手手骨都断了,也许有根肋骨还扎进了内脏当中,他的胸腔钝痛不时有血咳出来。

学生们对上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食死徒面前不过是以卵击石。

许昕在裤子口袋里摸出两瓶药水闷头灌了下去,所有古怪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的味道让他险些下一秒就再原原本本地把喝下去的东西吐出来,他捂住嘴倒在地上无声尖叫,骨骼迅速归位重新生长的痛楚让他恨不能刚才就死掉,但是转念一想,他要是死了马龙怎么办?

马龙现在很不好。

他的处境特别差,食死徒们长驱直入在大门口也许只被损耗了十分之一的人数,原定的分散人数逐个击破的计划一点都不现实。

他用力握紧了魔杖,将瞬间的心悸归咎为第一次杀人的恐惧,他不能软弱不能迟疑不能有一点点后退的念头。如果连他也畏惧,那么还有谁敢站出来?

许昕除了左手手骨由于黑魔法造成的特殊伤害无法修复,其他伤处迅速痊愈。

食死徒们正在将受伤的学生抓起来扔到坍塌的回廊上以清理出最大的战场,幸亏他身上有个被标记为自己人的记号才没人管他,他还留了一瓶药水,他更偏爱麻瓜们给这瓶药水的名字——火药。

许昕不知道火药能不能炸死那些丧心病狂的疯子,他顶着剧烈的冲击波和尖叫怒骂声伏低身子跑到一块巨石边想要捡起自己断成两截的魔杖,然而一只肮脏的皮靴用力踩住了他的手。

“嘿,小甜心,”来人带着恶意地慢慢地用鞋跟碾着许昕的指骨,微笑着看他脸色变得扭曲青灰,“你的手可真好看,可以送给我当烛台吗?”

评论
热度(21)
  1. KingWithGoldGun玉死八千载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KingWithGoldG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