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WithGoldGun

不写龙蟒了请大家unfo

—— 【海基锤】【abo】一个画风走偏不知道叫啥好无奖征集名字的小故事

全篇瞎扯 我已疯 求别喷

略略补了一点 会长期修改XD

“海拉,这是你的弟弟。”

索尔出生的时候海拉正如他被封为王储一般的年龄,强大而无可匹敌的女性alpha拥有着连父亲都望而生畏的可怕力量,此刻却笨手笨脚仿佛要面对一个棘手敌人一样从母亲手里接过眼睛明亮的婴儿。

这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索尔在襁褓里就挥动着胳膊来吸引一切注意力陪他玩耍。

海拉苍白的手指划过索尔的脸颊,索尔没有躲开冰冷的触摸,反而发出几个愉快的音节。

“他会是我的omega吗?”

北方神的故乡在满是冰霜寒风的荒芜大陆,大陆上的人们相信近亲生下的孩子会完美地继承先祖的古老血脉,他们会更加健康更加强壮,更加有可能在漫长的极夜来临之际带领族人走向光明。

海拉的疑问不无道理,未来的王储不能没有王妃,而现在没有一个omega能配得上站在她身边,即便是英灵殿外的女武神也不行。

弗丽嘉微笑,“这得等他长大我们才能知道。”

索尔抓着海拉黑水藻似的长发塞进嘴里嚼了嚼又吐出来,在得到海拉警告的眼神后,他讨好地握住海拉的手指笑起来,海拉晃动着手腕上绿宝石的手镯逗他,他笑咯咯地投入进游戏里,没一会儿就精力耗尽,小小地打个哈欠脸贴着她的手心睡着了。

“如果他足够优秀——像我一样优秀,我会允许他成为我的王后。”海拉的额头轻轻碰了碰索尔的额头,“这是我的誓言。”

然而海拉并未能等到她的omega长大成人——甚至索尔还没能学会说话,她就被父亲放逐,所有能证明她存在的痕迹都被抹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流放之地真的能禁锢住死亡女神。

索尔和洛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为海拉所化解,洛基茫然的目光在海拉和索尔之间逡巡一阵。

“嘿,brother,我是说,我觉得我似乎应该。。。”

索尔干脆利落地扔出锤子,“闭嘴!”

海拉轻而易举地抓住锤子,她能感觉到索尔惊恐地想要将它收回去。海拉惋惜地微笑,就像索尔是条弄丢了自己牙齿的狗。

“看起来奥丁并没有把你训练成最好的战士。”

海拉慢慢收紧五指,她的快乐来源于这两个弟弟脸上无法抑制的恐惧,她知道在他们心里的某个角落已经被她的阴影所笼罩,海拉轻轻叹息,“我会为你补上这一课的。”

索尔疲倦地靠在墙壁上,洛基看到他健康的肌肤泛出病态的潮红,就像是伤口发炎时候鲜艳的颜色。

“brother,你是不是生。。。”洛基的话语被扔过来的石子打断,索尔得意洋洋地扬起唇角,“病了?”

“我觉得你。。。”又一粒石子砸了过来,洛基无奈地一抿唇,“不会生病,但是你的样子。。。”

索尔向后靠了一些,使自己从洛基的影子中挣脱开,他第一次用命令式的口吻对洛基说话,仿佛他仍坐在阿斯嘉德搞高高的王位上的王储,而洛基只是对他宣誓效忠的臣属,“洛基。要么给我一个alpha,要么给我一瓶抑制剂。”

然而话说出口后就浸泡着浓浓的乏力困倦,没有一点威慑力,更何况这内容完全不像一个alpha应该说的。

洛基起先震惊得失语,但他的大脑仍在飞速运转,他瞬间反应了过来,“你是个omega?不可能!”

“海拉捏碎了我的锤子,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了。”索尔把石子扔在了洛基诧异的脸上,笑容嘲弄,“你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我的要求吗?”

阿斯嘉德的王子殿下微微偏过头,蓝眼睛里光芒闪烁,“我的弟弟。”

评论(48)
热度(298)
返回顶部
©KingWithGoldG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