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您父亲

顶礼那罗延、无上士那罗,
及辩才天女,随应歌胜利。

—— 我疯了瞎写的 别喷我

吕归尘醉醺醺地回到帐篷里,萧炎抱着巨剑在炉火边上打瞌睡,头一点一点地睡不安稳。虽然吕归尘的脚步很轻,掀开帐子的动作很小,但流进来杂着血腥味的冷风还是把萧炎呛醒了。
萧炎一骨碌从厚实的毛毯上站起来,“阿苏勒,你回来了!外面怎么样,要我帮忙吗?”
吕归尘轻轻摇头,把他又按回毯子上坐下。萧炎发现他的脸很红,但眼睛闪闪发光颜色清明不像是醉酒之人。
“萧炎——”阿苏勒的字吐得很慢,带上了点蛮族的口音,“你听我说,现在是你回家的时候了。”
“可是你外公……”
吕归尘按住他的肩膀,目光坚决,“这是青阳的宿命,与你无关。”
萧炎反而握紧了他冰冷僵硬的手,“你的宿命就是我的宿命。”
“这不该是你的。”吕归尘的微笑仿佛叹息,“你有你的使命。如果我不能帮助你,那么我就更不应该拖累你。”
“可是……”
“没有可是。”
吕归尘轻轻抽出自己的手,他用刀在手掌上划开一条口子,将血轻轻抹在萧炎的额头上,声音缓慢而威严,“我,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吕嵩之子,青阳的大君长生王,你的爱人,愿你长命百岁无往不胜。”
萧炎无法抑制地发着抖,吕归尘的手那么冷血却那么烫,有什么炽热而猛烈的情绪在他的体内即将鼓翼而出。
在他失去清明的神志前,他唯一记得吕归尘清澈如水的眼睛,“睡吧,睡醒之后,你就能回家了。”

评论(8)
热度(29)
返回顶部
©我是您父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