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您父亲

顶礼那罗延、无上士那罗,
及辩才天女,随应歌胜利。

—— 【愿为江水】奥西里斯的羽毛

他在黑暗之中醒来,身体轻盈,就像拥再次拥有了年轻人充沛燃烧的精力。他茫然地凝视着自己的尸体化为满天光点缓缓融入贯穿天幕的璀璨星河。
高大的阿努比斯站在他的身后,他竟然听懂晦涩难懂的希腊语。
“已死之人,是时候接受审判了。”
他回头,行了个自己都觉得奇怪的礼来表达尊敬,他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我无意冒犯您,只是我是个基督教徒,跟您走是不是……”
神祇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指向星河另一端的虚空,“无需多言。”
他顺从地跟着走了过去,毕竟到了这种时候再纠结信仰又有何意义呢?
他穿过星河,熟悉的温暖与寒冷在他的灵魂上交替重现,他看到了故国北的冰雪,他看到了友人的开怀大笑,他看到了风华正茂,他看到了众叛亲离,他看到自己站在大雨之中,他看到猫头鹰岩上的空空荡荡……
他抬起头,奥西里斯高坐宝位之上,四十二位神祇静立一旁,阿努比斯示意他在站在审判之位上。
阿努比斯拿走了他的心,放在了他背后的天平上。他知道自己这颗心肯定不会比羽毛更轻,如果他早几十年来,或者那个人玩几十年走,也许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我不需要辩白。”他说话的方式仍然温和谨慎,“我做的一切,都发自我的本心。”
神祇们都看到了他那颗心脏沉甸甸地压了下去,他背后的星河幻化出他以前当律师时说出“做清白的人”的豪言壮语的雄心壮志,也变出了当为了复仇爬上高位而不择手段。
“我并不在乎是否会下地狱,很抱歉还要耽误各位一点时间,请问我的朋友到这里来了吗?”
阿努比斯诧异地看着天平慢慢地向羽毛倾斜了一些。他人生里最干净最快乐的那段时光反复快速重放着,即便是顶着催泪弹,即便是顶着财阀打压,年轻人们的笑脸都已模糊不清。
“他一定在天堂吧?我能见见他吗?我并不奢望上天堂,我只是,想见见他。只要远远地看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突然觉得鼻子发酸,头发花白的削瘦中年人落泪不止和他背后二人并肩的恢弘画面反差极大。
“我已经有几十年没见过他了。我,很想念他,很想他。”
很轻很轻地一声响,他的心和羽毛等重。

评论(2)
热度(37)
返回顶部
©我是您父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