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您父亲

顶礼那罗延、无上士那罗,
及辩才天女,随应歌胜利。

脑子一抽突然想开车之#大导的生活情趣
江明彻曲起腿,膝盖撞了撞洪幸的腹部,“你也想要小孩儿了?”
洪幸抽了一口气,肌肉骤然收紧绞住他的感觉让他一抖,几乎丧失理智,但他想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得赶紧结束,否则对他俩的肾不好。他把江明彻的腿按回去,非常诚实地回答,“我不喜欢小孩儿。”
江明彻不怀好意地一笑,飞快拨乱自己的头发让自己显得乱糟糟,眼睛一眨就波光粼粼泫然欲泣,洪幸后背顿时一凉。
江明彻从喉咙里挤出来一点声音,委屈的、弱小的、可怜的、像是年轻稚子的声音,带着黏腻沉闷的鼻音,“Daddy——”
洪幸的脑子当机了一刻,满脑子都在幻想起不曾见过的属于江明彻的青春期,他青涩的躯体会是什么样,他会怎么抚慰自己,他幻想过别人像自己这么对待他吗?
等他的大脑重新运作起来时,江明彻坐在他身边抽烟,他哭哭啼啼地说自己是个强/奸未成年人的强/奸/犯应该要被关到监狱里去。
江明彻大笑不止,“好了,不哭了,逗你玩玩,哭什么?我不就是随便一演,怎么还当真了?”
洪幸捂着脸,“我喜欢你啊,我怎么会想看你演这样的?”
江明彻挑起洪幸的下巴,洪幸哭得双眼皮都出来了,他吭哧一笑,“今天晚上就先饶了你,我去给你拿点冰块敷眼睛,否则明天你都出不了门。”
折腾完了,重新肩并肩躺回干净的床上。
洪幸瓮声瓮气地说,“要是我早生几年就好了。早生几年,我就可以和你一起长大,就没有老季什么事。我就可以,就可以……”
“就可以什么?”
洪幸的手摸索着扣住了江明彻冰冷的手指——江明彻的手扶着冰包敷在他的眼睛上——洪幸想说很多,可只是说,“我就可以看着你,就可以一直看着你。”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我是您父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