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您父亲

顶礼那罗延、无上士那罗,
及辩才天女,随应歌胜利。

小洪的高级秘书长老刘,在宏图破产小洪去印度之后跟着大导干活
老刘曾经也是高定西装塞满衣柜,豪车满地开,风度翩翩,每分钟通话以美金计算的精致男孩
跟了大导之后之后就只有工地标配,有一回骑自行车带被灌醉了的大导回家,作为小洪忠心耿耿的高级秘书长,怕大导被咯着屁股把坐垫卸下来给大导坐,自己只能在铁管上将就,还被交警罚款因为上海的非机动车禁止带人了
两个人摇摇晃晃地往家走,老刘是因为屁股疼,大导是因为真的想吐
老刘越走越难过,在洪幸走后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夜晚哭的稀里哗啦,他不是没吃过苦,只是突然不能忍受这样的日子,他不知道这样低微无望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他不知道洪幸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不知道大导要执着等到什么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照顾这对被拆散的苦命鸳鸯
他的父母妻儿都在国外,虽然钱都没了,但是够他们糊口,他也可以跳槽到别的大公司去继续过精致男孩的日子,虽然比不上以前但也比现在好
“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啊?”
“管他要过多久,反正我要等洪幸。”
“可是老板他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啊。”
大导很爷们儿地一捶胸口,“喏,搁这儿呢。”

评论(7)
热度(4)
返回顶部
©我是您父亲 | Powered by LOFTER